“感动社区十大人物”简要事迹

2019-12-01 02:51

  八年前,失业后的李定顺凭着犟脾气,组织34户蜂农成立蜂产品合作社,试图“从蜜蜂嘴里掏金豆子”。

  合作社里故事多,从成立之初打不开销路引发蜂农质疑,到去年让每户平均年增收18000元,尝到甜头的蜂农还入股建厂,创办了独立的品牌……因成绩突出,合作社今年被农业部评为全国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李定顺也被北京市政府评为北京市劳动模范。

  在天通苑地铁站附近,庄尊忠经营着自己的“精工摩托车修理部”。人们叫他“大庄”,在他这儿修过车的司机对他赞赏有加:“修车技术高,不跟车主使心眼儿”。

  十年来,50多位流浪汉被大庄“捡”回了家,在修理部内的那张蚊帐只挂了一半的床上踏实地睡去。每收留一位流浪汉,大庄都在第一时间帮忙联系家人,但得到的通常是冷漠的拒绝。大庄便将他们统统收为学徒,从给车打气开始,一点一点耐心传授技艺。“有了技术,就不用乞讨了。”而对流浪汉们来说,他们在大庄这儿得到的不仅是一份工作,他们得到了一个亲人,得到了尊重,得到了一个家。

  于国厚和顾兰英夫妇是退休媒体人。退休后,他们自掏腰包,成立了一家民办社科研究机构,利用自己做媒体时积累的专家资源,针对北京水资源、民办养老机构等主题实地调查,并撰写了五个报告,为政府部门提供参考。今年,他们把课题定在“睦邻文化”上,希望推动进京农民工、农转非居民更好地融入城市。

  自掏腰包六七十万元,选址、租房、买书,35岁的徐大伟建了一座公益赠书屋民间流动图书馆。三年,他将数万本书赠送他人,不用退,不需还,惟一的要求是看完后把书传递给下一个人。

  一个来自河南农村的流浪歌手,辗转流浪时,在北京等地遇到了生活在底层的保安、清洁工、建筑工人……于是,他将打工者的故事写成歌曲,唱给工友听。

  生活中,发现工友子弟无钱入校,他办打工子弟学校;生活乏味单调,他办公益博物馆、电影院、剧场;物价上涨,他开公益超市;发现每年的春晚与工友生活脱节,他办“打工春晚”……今年,他将和崔永元等联手,办第二届“打工春晚”。

  义务指导残疾人写作出自传,张大诺坚持了十六年。他希望能出版一套残疾人励志的“心灵史诗”,让每个残疾人都能找到一本能够陪伴一生的励志书籍。目前这套书籍已出版9本,6本签约等待付印,其他20多部书稿预计今年底完成。

  小时候玩“抓小偷”,张惠领最爱扮;年少,梦想当抓贼,酷酷的,很威风;工作后,真的成了,天天与贼打交道。他抓贼上瘾,将抓贼当事业;他希望天下无贼,但知道这只是一个愿景。

  现实中,每天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满大街找贼。近十年间,张惠领抓获犯罪嫌疑人不下2000人。成为北京社区居民颇为爱戴的民警。去年,电影《神探亨特张》将他的故事搬上了银幕。

  一次意外,刘炳森失去了右手。离开家乡,他成为一名社区看车人。十八年,除了做好看车这项本职工作,修车、修门、帮双职工带孩子、送老人看病……他做过的“分外事”数不胜数。社区居民遇到困难,总会想到他。

  32岁的苏丹,39岁的田新丙,这对相伴十年的夫妻去年6月离婚。但两个月后,田新丙被查出肝硬化中晚期,并伴有新生小肝癌。为了挽救前夫的生命,苏丹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说服田新丙复婚、捐肝。田新丙曾想过体面地离开人世,却被前妻苏丹紧紧抓住。复婚、捐肝,苏丹做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决定。没有犹豫,没有后悔,始终坚定。

  2008年,为集体减压,“蓝天大姐”发起蓝天户外活动,四年来,成员从十几人壮大到300多人,引领平谷民众健身运动的新潮流。蓝天户外队员的足迹遍布18个省市的大山名川,王晓英的目标是“把更多人带到平谷来徒步,带更多的平谷人去全国各地看风景。”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