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官方查吸毒市长作风 牵扯多部门多位女

2019-09-30 01:11

  有媒体报道,龚卫国已经吸毒两年多。他的行为可能早已被政府有关人员发觉,却没人干预。据知情人士的描述,当地有位局长曾经捡到龚卫国口袋里的药丸。局长找到龚卫国,问他是不是感冒药掉了。

  临湘市前副市长姜宗福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很庆幸自己在临湘待的时间不长,“时间长了,我也很难保证。”

  8月25日,岳阳市网络文化建设管理中心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临湘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刘群林因群众反映涉嫌吸毒,已被免职,调回岳阳市检察院,正接受组织调查。临湘市原副市长、公安局长曹青松也因对原市长吸毒事件负有责任而被职。

  有消息称,曹青松被免职缘于对龚卫国吸毒监管不力。据《中国新闻周刊》调查了解,对于龚卫国吸毒一事,曹青松确实事先知情。而刘群林被免职,可能缘于他涉嫌陪龚卫国吸毒。

  临湘官场的吸毒问题因此备受关注到底有多少官员卷入其中?临湘市前副市长姜宗福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很庆幸自己在临湘待的时间不长,“时间长了,我也很难保证。”

  2003年,龚卫国通过公开选拔成为湘阴县副县长,同时在中南大学获得了伦理学硕士学位。此后。他先后在湘阴县、汨罗市任职,并于2009年被任命为岳阳市文化局党组、局长,在37岁时成为正处级干部。

  彼时,岳阳市文化局是一个“烂摊子”。姜宗福说,在龚卫国上任前,岳阳市文化局有一个十多年未交房的家属区,还有两个商业烂尾楼,“已欠债1亿元”。整个文化局资金吃紧,基本处于运转不动的状态。

  龚卫国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四处筹资,并努力争取国家的补助项目,终于把债务还清。据知情人士介绍,龚卫国所能利用的资源,一是家族中有人经商,二是在湖南省官场中的人脉。

  2011年,龚卫国被派往临湘担任市委、代市长。“岳阳市委看中的,是他的活动能力和领导能力。”姜宗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1年12月,39岁的龚卫国成为临湘市市长。

  龚卫国上任后,对该市的道路改造、“文明城市”创建、招商引资、重点工程建设都非常重视,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临湘市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大家对龚卫国的评价大多是“能吃苦,是个干事的人”。

  有一段时间,龚卫国每天都出现在临湘的市政建设工地上,几乎每天都占据新闻报道的主要位置。有一天,在晚上的临湘新闻中,龚卫国一人独占7条。有人据此评价说,龚卫国期待升迁的心情过于明显。

  2013年,临湘市市委调离临湘,龚卫国一心想补缺,却最终未能如意临湘市又调来一位“一把手”。临湘市多位受访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龚卫国对这一安排的失望,有时候就写在脸上。“有时候,市委召开会议,对一个事情进行表态,龚卫国会立即召开市长办公会,对此加以否定。”

  多位接近龚卫国的人士称,在官场上,龚卫国脾气是“出了名的差”,常为工作的事情发怒,甚至在开会时张口骂娘。“他没官样,不尊重官场老规矩,讲话太随性。有时候会不分场合批评人,完全不顾及别人的面子,让人感觉有点不成熟。”

  据知情人透露,私下里,龚卫国是位性格不羁的性情中人。“甚至在饭店吃饭的时候,他对女服务员开玩笑的尺度也蛮大。”这位知情人士说,在有关部门对龚卫国的生活作风问题进行调查时,牵扯到了多个部门,包括多位女性。另外,在担任临湘市市长期间,龚卫国曾为数位与其有过接触的年轻女性安排工作。

  姜宗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龚卫国或许是在仕途遇到挫折之后,开始在幻觉中寻求安慰。2014年,龚卫国曾经出现幻觉,打电话报警称有人要加害于他。

  一位岳阳市政府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临湘市公安局长曹青松应该早就知道龚卫国吸食毒品,但龚是上级,又是关系不错的同僚,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龚卫国的吸毒行为,可能早已被临湘市政府内部人员发觉。上述岳阳市政府官员引述临湘市某局局长的阐述说,这位局长与龚卫国一起出差洽谈一个项目,龚卫国拿房卡开门的时候,从裤兜里掉出一粒药丸,但龚卫国并未觉察。这位局长偷偷捡起了药丸,并确定这是一枚药丸。

  如何处理这粒药丸,这位局长当时很纠结不给,怕龚卫国第二天洽谈项目时精神萎靡出丑态;给吧,又不知怎么给。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这位局长找到龚卫国,问他是不是感冒药掉了,龚卫国接过药丸,什么线月,湖南省纪委巡视组第八小组进驻岳阳,收到一封实名举报龚卫国的信。临湘市委黄俊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证实了这个说法湖南省委巡视组接到举报后介入调查,才发现了龚卫国的“病情”。

  就在巡视组进驻约10天后,临湘开始流传龚卫国被调查的消息。临湘市政府官方网站的信息显示,龚卫国最后一次出席活动,是在4月7日。

  这一天,龚卫国以身体不适为由,递交了请假条和辞职书,称自己“有抑郁症,需要接受治疗”。4月14日左右,龚卫国入住的广州市某医院情感障碍科,出具了一份需要住院治疗的证明。此后,龚卫国在家人的陪护下以“抑郁症”的名义进行治疗,其间的尿检呈阳性。

  公安机关在对龚卫国进行调查时,他比较主动地作了供述。公安机关根据龚卫国出现的症状得出结论:龚卫国至少已吸食毒品两三年,达到了成瘾程度。

  2015年4月21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岳阳临湘市市长龚卫国涉嫌吸毒,目前公安机关已正式立案调查,已经免去龚卫国临湘市委职务,其临湘市长的免职程序正在依法依规办理中。”

  在龚卫国案发前,据《长沙晚报》报道,2014年2月20日至3月20日,岳阳市公安局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娱乐服务场所涉毒问题专项治理行动。仅一周时间,共破获毒品刑事案件8起,抓获涉毒犯罪嫌疑人15人,组织开展清查行动26次,清查宾馆、酒吧、KTV等娱乐场所499家(次),查获涉毒违法人员222人。

  龚卫国吸毒的场所,正是临湘市某高档宾馆。接近龚卫国的人都知道,龚交友广泛,“唱KTV、泡吧、喝酒,样样在行”。与他一起吸毒的人不乏当地搞房地产、基建工程的老板。这个圈子有不少地下交易场所,毒品也是通过这个圈子的内部人员进行交易。

  据《新京报》报道,龚卫国曾与一张姓吸毒女子长期保持男女关系。这位女子早先与一位开发商谈恋爱,龚卫国与这位开发商是朋友。3年前,该女子与男朋友在长沙一家酒店房间内吸毒时,龚卫国与其结识。

  2013年夏,这位张姓女子和另外一位朋友到临湘找龚卫国,在临湘太平洋大酒店一房间内,二人第一次一起吸食毒品。

  前述知情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临湘,吸毒者通常都有固定的吸毒地点和供货人。“可以肯定的是,龚卫国不会亲自保管毒品。价格便宜,能够获取的渠道比较多。”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因为龚卫国有毒瘾,有些老板希望通过提供毒品,与市长进行利益交换。“依赖毒品的人,通常就会依赖提供毒品的人。”

  龚卫国案发后,公众在质疑官员监管制度的同时,也提出另一个问题:到底有多少官员卷入吸毒的漩涡中?

  关于临湘市检察院检察长刘群林是否因陪同吸毒被组织调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岳阳市处级官员说,刘群林确实涉嫌吸毒,但是否是陪龚卫国吸毒尚难确定。《中国新闻周刊》另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约有22人卷入龚卫国吸毒案,其中有不少公务人员。但这一说法,尚未得到检察机关及纪委相关部门的证实。

  在临湘副市长职位上离任后,姜宗福出版了一本反映的自传体小说《官路》,小说以他曾任职的临湘市为蓝本,描述了很多官场现象。

  姜宗福说,从一个乡镇的干事到,要用太长的时间,但有时候空出来一个位子后,上级不是从本地提拔,而是从上面派下来一个,很多的官员都会有心理波动,严重的甚至会造成抑郁。“你说我没政绩,随便什么干部七七八八都能扒出好多政绩来。主要是靠感觉和印象选干部。在这种用人现状之下,真正想干事又上升无望的人确实很苦闷。”

  “当年省里选拔一批知识分子充实到基层去,龚卫国有高学历、高职称、有背景,抱负很大,”姜宗福举例说,“但是一个人的生命很短,每往上一步要耗两三年,在45岁之前不到正厅级的话,他的抱负是很难实现的。如果采用非常手段还实现不了,素养经不住考验的可能就会抑郁成疾,自甘堕落。”

  新华社记者21日从湖南岳阳市委、市政府获悉,岳阳临湘市市长龚卫国涉嫌吸毒,目前公安机关已正式立案调查,已经免去龚卫国临湘市委职务,其临湘市长的免职程序正在依法依规办理中。

  据新京报,岳阳两位官员透露,龚卫国吸食毒品后产生幻觉,自己报警称,有人对自己不利。公安机关非常重视,临湘公安局领导亲自带队出警,却发现龚卫国吸毒。此消息未经官方证实。

  4月7日,湖南岳阳临湘市市长龚卫国出席两次公开活动后,再未露面,甚至缺席13日的市长碰头会,至今已在公众视野中“消失”超一周。岳阳、临湘官方及坊间传言其吸毒被抓,此事在网上引发热议。

  据岳阳市委办相关负责人介绍,4月7日,龚卫国曾以身体不适为由递交了请假条和辞职书,声称自己“有抑郁症,需要接受治疗”;4月14日左右,龚卫国通过广州市一家脑科医院的精神科给岳阳市提供了一份需要住院治疗的申请。

  岳阳市委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龚卫国是湖南省省管干部,在接到其辞职书后,岳阳市委、市政府没有轻易批准龚卫国的辞职请求,而是迅速展开调查。“当时多次拨打他的手机,显示关机,在得知他在广州一家脑科医院的精神科接受治疗后,岳阳市公安局调查组立即赶赴广州调查此事。在取得关键调查结果之前,我们非常慎重,没有向外界透露太多信息,之前关于龚卫国被抓的消息并不属实。”这名负责人说。

  记者查询临湘市政府官方网站发现,龚卫国最后一次参加公务活动是在4月7日上午,到临湘交通运输局调研指导工作,之后就不见踪影。

  4月14日前后,湖南岳阳、临湘官场开始流传龚卫国吸毒后被抓的消息。岳阳三名处级干部向新京报记者提供了上述消息。16日,有关龚卫国吸毒的消息在网上引发关注。

  16日、17日,岳阳两位厅级干部透露,龚卫国因抑郁症赴广州治疗;另有岳阳两位厅级干部透露,龚卫国已提出辞职,并获批准。来自岳阳市委宣传部的消息称,龚卫国因为身体不适,请假到广州住院检查。“检查结果没有出来,什么病不知道。我们没有掌握他吸毒的消息。”截至发稿,临湘市政府官方网站“领导介绍”一栏中,仍然有龚卫国的名字和照片。

  “需要说明的是,目前网上流传关于龚卫国近期吸毒出现幻听,自己打电话报警有人害自己的消息并不属实。”岳阳市委办副主任冯元满告诉记者,“公安机关确实接到过龚卫国的报警电线年前。当时,他出现了幻听,打电话报警说有人要害他。”

  据岳阳市政府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有群众曾举报称“龚卫国和一些人涉嫌吸毒”,有关部门根据群众举报线索,证实了其相关“一些人”存在吸毒的事实。在近日的调查中,龚卫国也承认了自己有吸毒行为。

  为官形象开放亲民龚卫国履历显示,其现年43岁,毕业于中南工业大学,先后在上述学校和湖南省人事厅工作。2003年,湖南省公开选拔“低龄、高学历”的优秀年轻干部,时年31岁的龚卫国通过此次选拔,任职岳阳市湘阴县副县长,之后一直在岳阳工作。

  龚卫国先后在岳阳辖下的湘阴县、汨罗市、岳阳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等地方和单位任职。期间,龚卫国多在宣传系统工作。2011年12月,龚卫国出任临湘市委、市长。常年在宣传系统工作的龚卫国,任职临湘市长后,多展现开放、亲民的形象。

  2014年,因征地拆迁纠纷,临湘农民刘其军将临湘市政府及时任市长的龚卫国告上法庭。作为被告的龚卫国委托代理人出庭后接受媒体采访,认可“”的行为,称这反映了临湘群众的法律维权意识在逐步增强,临湘及其本人将主动接受司法监督。上述事件的处理赢得好评。

  不久前的3月底,龚卫国推迟召开一个全市工作会议,带领市政府、民政局、卫生局等部门一把手到医院看望一位身患白血病的中学生。龚卫国个人带头捐款2000元,并筹集善款3万余元。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